Thoughtworks:一家IT公司的社会实验

一起来做社会程序员!

——【社会创业家】行动改变生存

当很多企业都将支持公益当做企业社会责任的时候,有一家IT咨询公司,将做社会实验,追求社会和经济公正当做了自己公司的运营核心之一。

【首届中国信息技术公益联盟峰会】上Thoughtworks(深圳)总经理朱晨说,Thoughtworks就是这样一家公司。

关于ThoughtWorks

“我们不仅仅是一家软件公司,同时也是一个社区:我们汇集满怀激情的软件精英,通过技术和客户共同应对最艰巨的挑战。同时我们寻求IT行业的革新,并致力于对社会产生积极的影响力。”

(下文选自朱晨在峰会上的演讲)

ThoughtWorks应该算是非常奇葩的一家公司,这家公司的成立就是来自创始人根据他的奇葩理念来打造的一个社会实验。

ThoughtWorks是1993年成立于芝加哥专门做IT咨询的一家公司,这家公司为了能够去可持续的发展,制定了企业三根支柱,这三根支柱:

第一,经营可持续的业务。ThoughtWorks的主要业务是帮助各种各样实体行业、传统行业,帮助他们去做企业级的软件定制。所以在中国我们有大量的业务是帮助很多像各种各样的银行,比如像万科,还有奔驰,帮助这样的公司去做数字化转型,也就是中国现在叫做“互联网+”,这是我们在中国的主营业务,帮助我们可以持续的去挣钱,可以给大家去发工资。

第二,技术卓越。因为ThoughtWorks本身是一家以技术为核心的公司,像我们非常擅长各种各样的软件开发、持续交互、自动化测试,这些都是我们在帮助我们的客户来进行企业级软件定制过程中所需要掌握的非常之卓越的技术。早在2008年的时候ThoughtWorks就有帮助腾讯做过敏捷咨询,08年起Pony从美国回来之后,才确定腾讯接下来要用敏捷的方式来去做开发。

第三,这个就体现我们奇葩的公司运营理念了,ThoughtWorks不仅是把公益的理念当成公司的企业社会责任,更重要的是从整个公司关键的支柱里面,我们把经济和社会公正看做是企业运营过程中需要持续关注的核心。

thoughtworks002

在我刚刚加入ThoughtWorks的时候也不是特别理解为什么要提经济和社会公正。逐渐地我感受到贫富两极分化,社会阶层的固化,比如女性在不同的行业里面就业权利受到的歧视等都是我们在经济和社会场景里经常发生的不公正现象,这些都是ThoughtWorks希望能够用自己的影响力、用自己的技术去关注和改变的核心。

所以这第三个部门被称作“P3”,意思就是我们公司的第三个支柱,相当于是我们的“社会实验部”。为了能够更有效利用我们的技术能力,然后确确实实的给社会带来一些改变。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更多关注这样四个方向:

1、解决方案。我们更多是用我们非常擅长的企业级软件定制能力,去帮助NGO和NPO公益组织,帮助他们定制企业级整体的解决方案,更有效的去运营他们的机构组织。

2、社区。我们将我们掌握的做软件,做科技开发的思想和方法向公益社区做分享和输出,帮助更多的企业进行更有效的创新。比如我们经常在周末带着NGO的小伙伴去实践,如何用设计思维的方式发现社会创新的机会。

3、个人旅程。在这个过程中不光是对外输出,我们也会邀请更多NGO的小伙伴们到我们企业来做分享,介绍他们自己的故事,给我们员工带来更多的感召。

4、P3影响力。我们将“P3部门”在社会创新和实验过程中所积累的经验,去凝练行业案例,或者白皮书,输出我们对外的影响力。

中国社会结构中真实的现象,很多不公平不公正是大家日常生活中所接触不到的。比如我们越来越多的看到大学生的来源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学生的父母是做什么行业的,来自农村的高中学生越来越难进入到中国最优质的大学里面,像这些其实都是需要大家真正的走出企业,真正的去关注这个社会,才能够被感受到的。

所以在我们公司里面会带着大家,到中国真实社会里面来,亲自去做调查,去感受中国社会里面真正存在的各种不公正现象,然后去构思自己的解决方案,最终把这些解决方案再带回到一线,真正推动一些改变。

我们主要有三类外部合作伙伴,主要是大型社会组织,具备创新力中小型NGO,还有敏捷、精益实践者,同时去带着更多的实践者做出真实有改变的实际有影响力解决方案出来。

接下来可以给大家具体看一看我们过去做的实实在在的一些事情。

第一个是我们前两天刚上线发布的中国可持续渔业网站。为了让渔业变得更加可持续,我们需要去建立一些指标体系,以及渔业资源数据库。通过这种方式,让大家了解如何可持续运营中国渔业资源。

之所以有机会跟中国之渔来合作这个项目,是源自四年前我们帮助国际可持续渔业发展NGO,运营和开发在国外可持续渔业数据库的项目。

第二个我们支持的海航“光明行”项目,这个项目是海航为了帮助比如西藏这样的边远地区的白内障患者,给他们提供的医疗康复服务。但是海航发现,运营“光明行”的时候,大量的数据是没有积累的,整个项目运转的过程也不够高效,项目管理也欠缺更为系统的方式,于是我们就帮着他们用企业级软件定制需求分析方式,然后帮助建构了整个解决方案。最终在我们西安交互中心,帮他们执行落地。

第三个是除了帮助这些企业做定制性的项目,我们还会把很多做精益和敏捷的思想跟很多创新组织做对接实践。比如像这个AHA,我们跟他们把精益创新方式引到NGO里面来。

第四个是我们在做的一个项目,帮助非洲很多贫困国家,以及其他相对比较落后的国家的医疗机构,定制在医院中对药品,还有医疗管理体系的一整套解决方案。

除了这个之外,我们四年前还在非洲埃波拉病毒的疫区里面,帮他们定制了一款让医生更加自由高效在疫区和非疫区之间,建立和管理病人医疗档案的医疗解决方案。以前如果医生想要进入埃波拉疫区,是不能带任何东西进出的,而且进出的过程必须要经过消毒。为了能够更加好的管理病人档案,就必须要用数字化的方式解决这些问题。

再比如女性的就业权利公平问题,在技术型公司里面,女性是很难参与到工程师职位里面的,科技企业里面女性常从事比较边缘的角色,为了能够帮助更多女性,让她们更有效的参与到科技行业里面来,我们现在西安做一个试点,叫做“卓越女生”计划。

就在上周,我们总结了完美落幕的2016“卓越女生”计划,这个计划培养了100名二本学校的女生,她们的背景更多是来自农村,来自低收入的家庭,所以在高考的时候相对来说不占优势。我们通过帮助更多来自贫困家庭的女生去学习自己非常喜欢的技术,进入到高科技行业,从而让她们的生活得到改变。今年已经完满的培训了100名女性,明年的目标是培训500名女性,让技术方面的积累能够在更多人的身上得到展现。

除了刚才PPT里面介绍的案例,在每个人拿的白皮书里面跟ThoughtWorks直接有关的还有3个案例:一个是我自己之前在做的帮助听障人群更好沟通的手机APP;另一个“顺丰分享”,是三年前我们帮助顺丰集团做的帮助人和人之间更有效分享自己闲置物品的公益网站;第三个就是金数据,这是从ThoughtWorks孵化出的产品,可以更有效地帮助公益机构做志愿者的数据整理,通过表单更有效地运作NGO。

大家其实可以看到,ThoughtWorks本身一直在思考的事情,就是如何能够把IT技术跟公益事业结合起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觉得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面向用户挖掘需求,去做软件设计的思维,以及用敏捷的方式,把这些软件去开发和交互出来,从而能够发挥技术本身最大的影响力,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一家IT公司的社会实验。

好公司www.HaoGongSi.org
——重新定义好公司!